返回首页 倾听民意 为民发声 开化民智

我要投稿
您的位置:首页 > 杂谈随笔 > 列表

潘玉毅:一时瑜亮——李杜优劣论

2013-12-21 06:39:21 www.chinaqi.net 来源:时评界 有0人发表了看法
[导读]  李杜,诗之帝王也,均为一时瑜亮,难分轩轾。若李为兄,若杜为弟,二人便是难兄难弟。李诗如天马行空,飘逸出尘;杜诗似雁过留痕,沉郁......

  李杜,诗之帝王也,均为一时瑜亮,难分轩轾。若李为兄,若杜为弟,二人便是难兄难弟。李诗如天马行空,飘逸出尘;杜诗似雁过留痕,沉郁顿挫。二人的诗都至臻完善,几近无瑕。李诗以古风绝句为最,杜诗以七言律诗见长,泠然如上古佳音,后人难以望其项背。二人的草创不落凡品,因其风格迥异,不具有可比性,但毋庸置疑的是,不管是七律七绝,二人的诗歌都属第一品,后人佳作无出其右。李飘逸第一,杜沉郁最佳,引严羽的话是:子美不能为太白之飘逸,太白不能为子美之沉郁。

  品评李杜优劣,好比是问古人八两重还是半斤重,堪称可笑。在我觉得,李杜是一个硬币的两面,并重当世,没有高低之分。若以古人比对,李类老庄,杜似孔孟。老庄潇洒诙谐,孔孟沉实庄重。但百家争鸣,原是俱开奇葩,何来的优劣之分?李白倚马万言,落笔成章,像禅宗,讲求顿悟;杜甫字斟句酌,呕心沥血,好似密宗,讲求苦修。顿悟多在弹指一挥间,非大智不能为;苦修旨在十年破一壁,非大仁不能为。仁与智,亦是一枝并蒂花。

  其实,单以“诗仙”与“诗圣”两个名号上便可以窥见端倪。圣人修行方可成仙,可见“诗仙”高出“诗圣”些许;但人定胜天,乃“诗仙”不及“诗圣”之处。所以试问:李杜并世,何以论优劣?

  李白,字太白,他的一生便是一部传奇。自惊姜之夕母梦长庚,至采石之畔提月骑鲸仙去,落在紫陌红尘里的吟讴与身影,不啻是草野仙踪也?“十五观奇书”、“十五游神仙”、“十五好剑术”,初到长安,太子宾客贺知章一见而叹为“谪仙人”,玄宗皇帝“降撵步迎,如见绮皓”,让杨妃调羹、国忠研磨、力士脱靴,岂徒具虚名哉?非也,实有奇才也!但看李白的诗,《将进酒》气势磅礴,《梦游天姥吟留别》清新灵逸,《乌栖曲》哀婉感伤,《蜀道难》豪侠奔放,可谓风格迥然,但骨子里都有一股豪迈之气。

  李白宗谢朓,天性使然。他承继了“玄心洞见,妙赏深情”的魏晋风流,洋溢在每一处字里行间。王国维《人间词话》说李白“纯以气象胜。‘西风残照,汉家陵阙。’寥寥八字,道关千古登临之口。”词如是,诗亦如斯。李白还胸怀济世之志,常以横海鲲、负天鹏自拟,他诗歌里的“美女”意象,沿袭了屈原的“香草美人”,多喻指自己“思得君子而附离,与共爵位而用世也。”(萧士赟评笺语),表现出美人对君王的思慕,如《秦女卷衣》、《感兴》其六、《寄远》等诗。只可惜其时的统治者已不是那个励精图治、开创“开元盛世”的唐玄宗,而是“声色犬马”下过惯了歌舞升平的享乐生活的唐明皇。他不要李白的“管晏之谈,帝王之术”,而要他那支可以粉饰太平的生花妙笔。但李白又岂是肯被关在笼子里的金丝鸟,他打出“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的口号,重返江湖,宁愿“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浇愁愁更愁”,逍遥弄扁舟。政治的失恋,如同男女感情的破裂,重创了李白的心。李白学着隐居濮水边的庄子,让自己心如澄澈秋水,心似不系之舟。

  人说性灵不可学,天纵奇才的李白如一轮孤月下一株孤独的树,更是诗山诗海里一种不可企及的妩媚。而杜甫,现实主义的手法运用到刻录历史的程度,故诗歌形成的格调无可避免的沉郁。

  杜甫,字子美,他是孟子“仁人之心”、“忧患意识”的传承者,与屈原一样“哀民生之多艰”、“恐皇舆之败绩”,盛世繁华下以其敏锐的政治眼光觉察到盛世即庸世的危机,渴望统治者可以振兴朝纲,救万民于水深火热之中。“穷年忧黎元,叹息肠内热”、“不眠忧战伐,无力正乾坤”,是进亦忧,退亦忧,万忧集于身,悲歌动地吟。

  杜甫亦渴望投身报国,但却仕途多舛,抱负难展。“至今劳圣主,何以报皇天”,洪迈《容斋续笔》评杜甫“一饭不忘君”,陈俊卿在《巩溪诗话序》里也说:“杜子美诗人冠冕,后世莫及;以其句法森严,而流困踬之中,未尝一日忘朝廷也。”杜甫的忧患不止于心心念念的忠君爱民,还悲悯到舍己为人的程度。《茅屋为秋风所破歌》里,茅屋的意象即是诗人自己穷困潦倒的象征。破屋挡不住外面的凄雨苦风,但即便这样,他想到的还不是自己,而是天下寒士的处境。“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呜呼!何时眼前突兀见此屋,吾庐独破受冻死亦足!”悲悯之心,可感天地。同时,对自然生命的关怀和亲近,是他一生都不曾忘记的,有“一垂一掩吾肺腑,山花山鸟吾友于”、“绿垂风折笋,红绽雨肥美”、“江碧鸟逾白,山青花欲燃”等等的诗句为例证。

  凯尔纳说过:“真正的诗歌只出于深切苦恼所炽燃着的人心。”(《诗》)而李杜,即使诗风有别如天与地,但却一样地忠君爱民,一样的怀才不遇。李白大起大落,杜甫沉郁顿挫。一个是仙人遗墨,撼动天地;一个是纪事有据,堪称诗史。李白胜在结构的把握上有大将之风,好似君临天下;杜甫长于言情“芬芳悱恻”、“哀感顽艳”。因为一样的于世无匹,使我们难以厚此薄彼。诗的修辞韵律,是我们所不能及;诗品即人品,诗的品性也让我们为之俯首。

  “只益丹心苦,能添白发明”;“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杜甫体物细腻,苍老遒劲,炼字之深,入木三分;李白言语清新俊逸,表达汪洋恣肆,妙喻夸张连连,是世人所不及。故而,李白难居杜甫之上,杜甫难掩李白之光。一时瑜亮,并重历代!若天下诗才一石,尽由李杜平分去吧!
 

  作者:潘玉毅
  稿源:时评界
  编辑:时小川

更多

热门关键词:诸葛亮 周瑜 文化 潘玉毅

  凡本网注明“来源:时评界”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作者和时评界共有,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时评界”。纸媒使用稿子,须告知本网站,由本网站提供作者联系方式,由纸媒支付稿酬。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时评界)”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方式:电话:15275837293 E-mail:spj@shipingjie.net QQ:1969838368
  时评界暂未实行稿件付费制。所有投稿的作者,本网均视为充分理解并接受此项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