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倾听民意 为民发声 开化民智

我要投稿
您的位置:首页 > 时政财经 > 列表

策错误导致实体经济被饿死

2012-07-31 08:22:27 www.chinaqi.net 来源:时评界 有0人发表了看法
[导读]  在2011年整个世界都处于通缩中,从长期看世界更是通缩的,而中国即使出现了输入了性通胀也不必反应过敏,但中国政府在民意的压力下也采......
  在2011年整个世界都处于通缩中,从长期看世界更是通缩的,而中国即使出现了输入了性通胀也不必反应过敏,但中国政府在民意的压力下也采取了最严厉的反通胀措施,这时中国的货币政策有多么严厉呢,其实我们只要将2011年的货币政策与经济过热时期的2008年的货币政策进行一下对比就知道:2008年时存款准备金的最高位为17%,到2011年11月,这一数字达到了21.5%,竟然比2008年的最高位高出了4个百分点,冻结资金(钞票)1万多亿元,间接影响贷款约6万亿。
  稍微了解经济周期的人都会知道,2008属于经济过热期,而2011年不过是经济复苏期而已,而中国货币政策的错误还不仅仅于此,在2011年6月的时候,中国又横空出世了一个新的监管指标,那就是日均存贷比监测,因为中国的存贷比实行的75%,如果改成日均监测的话,那其实相当于将存款准备金提高到了25%,任何一个真懂经济的人都会了解到其中的寒意。
  果不其然,到了2011年9月份,由于过度紧缩,中国出现了历史上从未有过的企业倒闭潮,民营企业家跳楼或是跑路潮,当时笔者于2011年10月在新加坡联合早报发表了《中国经济莫错过悬崖勒马之机》的文章,文章中笔者指出“一方面,越来越多的企业在高利贷面前铤而走险;一方面经过前期存款准备金的历次调整,中国已经有数万亿的存款躺在央行“睡大觉”,这简直是人间最荒诞的事情。央行是有能力解救中国的中小企业的。现在最重要的问题就是改变观念加大贷款”,尽管当时舆情汹涌,但由于社会上反通胀的声音仍然非常大,央行最终选择了按兵不动,而放任企业不断的倒闭,企业家继续跑路,这一局面一直持续到了2012年上半年。
  2012年6月13日,笔者发表了《中国货币政策的致命错误》的专栏文章,同时这篇文章也以《日均存贷比令中小企融资难》为题在香港信报发表,2012年7月11日银监会发布新规《银行业金融机构绩效考评监管指引》,新规规定,银行不得设时点规模考评指标,这其实标志着日均存贷比等指标实质取消,然而已经为时已晚,到了2012年7月份的时候,财经评论家牛刀宣布了自己的统计数字,据他统计全国跳楼、跑路的企业家已经达到560多人,而这只是公开报道的,那些未公开报道的估计得以千、万计。在民意面前,中国无数的中小企业和企业家群体被政府无情的抛弃了。其实反通胀没错,但要看懂大势,世界大势是通缩,石油、铁矿都在降价,中国却莫名其妙的反通胀,另外反通胀也要有节,有度,如果反通胀最终搞成了通缩,甚至饿死了实体经济,就是做过了头,这样虽然一时迎合了民意,但等民众反省过来后,这种错误的做法最终还是要受到民意的清算。
  在此期间,央行分别与2012年6月7日和7月6日两次降息,但是存款准备金率始终未动,但这样做的结果是中小企业融资难未有任何缓解,而楼市却被启动了起来,2012年7月全国地王频出,部分城市房地产价格重新开始上涨,持续多时的房地产调控即将落空。2012年7月10日一个做实业的朋友向我反馈一个信息,说银行已经出现了放贷难,现在企业已经不敢贷款,确实全国经济一片萧条,哪个企业家还敢贷款呢,这真与2011年下半年企业家们拼命借高利贷的情形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当时中国的企业家们是春天心态,他们相信经济已经复苏,而现在的中国企业家们已经是秋天心态,他们认为中国经济即将进入寒冬。信心比黄金更重要,中国的企业家们彻底没有信心了。
  到7月24日另一个企业家向我反馈:中国的银行开始向地产商房款,至此中国经济的最大错误终于走到了极端,那就是饿死了制造业,救活了不该救的房地产业,不该饿死的饿死了,不该救的救活了,还有什么比这更错误的吗?而到到了2012年7月下旬,一个更可怕的现象出现了,那就是“农民工返乡潮”,中国经济最可怕的局面终于出现了,中国经济硬着陆终于来临了。
  其实这就是政治周期,永远偏离经济学家的理性预期,而是朝着与理性相反的方向发展,不然为什么人类总是克服不了经济危机,其实不是经济学家不够聪明,而是聪明的主意总是显得不合民意,结果最终还是以“经济大萧条”、“经济硬着陆”或是国家的衰落为结局。
 
  作者:高连奎
  稿源:时评界
  编辑:洪小兵

更多

热门关键词:错误 导致 实体 高连奎

  凡本网注明“来源:时评界”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作者和时评界共有,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时评界”。纸媒使用稿子,须告知本网站,由本网站提供作者联系方式,由纸媒支付稿酬。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时评界)”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方式:电话:15275837293 E-mail:spj@shipingjie.net QQ:1969838368
  时评界暂未实行稿件付费制。所有投稿的作者,本网均视为充分理解并接受此项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