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倾听民意 为民发声 开化民智

我要投稿
您的位置:首页 > 文学沙龙 > 列表

佳作耐得住时间检验

2012-11-08 06:10:32 www.chinaqi.net 来源:时评界 有0人发表了看法
[导读]  随着2012年诺贝尔文学奖公布,谁能料想中国作家莫言获奖的消息,排山倒海一般将处于沉寂或繁荣的文坛,激荡得波浪滔天,让中国文学回到......

  随着2012年诺贝尔文学奖公布,谁能料想中国作家莫言获奖的消息,排山倒海一般将处于沉寂或繁荣的文坛,激荡得波浪滔天,让中国文学回到舞台中央。广西作家东西的新书《东西短篇小说自选集》(新世界出版社,2012年10月版)出版恰逢其时,这是大浪淘沙留下来值得永远珍藏的精华。

  选集收录他不同时期部分经典旧作,还选入他近年来的新作。重读收录的26篇文本,多数作品依旧强烈地感动着我,有的作品需要我成长中花费很久时间来消化。而对于读头遍的读者,引发的感动效果将更强烈。读者会惊奇地发现,从前生活中没有看习惯的东西现在到处露出了各自尾巴。阅读选集,我们对先锋小说及作家当初叙事革命的敬畏是第一反应,对真实生活的多姿多彩的惊叹是第二反应。从选集呈现的创作状态看,我们了解到在不同时期作品之间的差别,例如1990年代他在“先锋派”感召下创作出《商品》和《反义词大楼》等作品时,或多或少有那么点离经叛道,尝试着新写法和突破;进入新世纪后创作《你不知道她有多美》是地震的侧面,是逃生的情景,是主人公春雷对爱的憧憬和生的呼唤,叙述视角平和坦然,全无灾难面前的大喜大悲,反而带给读者强烈的审美快感。这种差别不是作家有意为之,而是每个时期在当时所发生的各类不同思潮之间划定的。由此可见,作家承受不同时期的历史,也是自我挑战发展的历史。

  从作家创作近况和时代发展产生种种幻象看,这位用心灵监视肉体的“晚生代”作家已走向民族精神内核,回归故事。东西小说的故事发生在偏远农村或小城市里,大多故事地点还是他曾经生活过或在这城市一隅的。除了农民生活题材,作家对市民生活描写,就像《保佑》《溺》《雨天的粮食》里农民生活的描写一样卓尔不群,比如什么都喜欢预备双份的小职员《双份老赵》;这些主人公都被困在各自境遇中无法解脱,这些人事或喧嚣或寂静,似乎都有点恍惚不定或苦苦挣扎。

  2011年发表的《双份老赵》是选集中使我最兴奋的作品,作家用调侃的叙述语气把故事讲得从容不迫,极具现场感;作家把想象力和幽默感混合入现实的艺术风格,已发挥到炉火纯青的境界,而且迥然于作家以往作品,似乎是作家创作发生变化的征兆。小说通过对老赵生动讥讽和戏剧安排,如化骨绵掌击向社会关系的传统伦理幻想,拨动了世人焦躁不安和茫然无知的心弦。

  小说男主人公老赵这个人实在太完美了,在妻子小夏眼里是踏实、周到、可靠的男人,是一个被理想化的人物,如果不是老赵备份另一个家庭被妻子发现,惊断了这份欢喜。那么老赵将展现给世人怎样的完美?老赵内心充满怀疑凡事总留备份,甚至妻子。老赵害怕遭受失去身份、存款、爱情的痛苦,比遭受痛苦的恐惧命运更糟糕。当老赵这种消极的无安全感烦恼恶化为“怀疑”成为信仰的粉碎机,给我们缺钙的身心增加了带锁的铁链。老赵相信的越来越少,怀疑的越来越多;老赵高估了自己备份能力,低估了妻子怀疑能力,他被自己这种惯性思维尾巴所绊倒,犯了重婚罪,他被倒霉选中的埋怨也让读者惊倒——“他就对身边的犯人说:‘在这个世界上,至少有两个女人想我。如果我死了,起码有两个女人会哭……’”小说叙述视点辛辣有力,这个悲凉的人物或为生存或为证明,他的灵魂未老先衰,他的命运像个诚恳的告诫:不要让需要你的人感到你太完美,而要让人感到这世界真美好。

  如果书里作品以时间为顺序作一比较,我们就会看到一种绝妙变化:一是时代背景变幻,二是叙述风格转变。社会历史变动可以在文学作品中寻见,文学变化又是来自政治变动,这正是每个时代都需要有作家来表达痛苦和希望的期盼。

  作品获奖是不可预知的,佳作却总是耐得住时间检验。世间有读小说的人,才有写小说的作家。读书讲缘分,十多年来我享受着东西作品带来的复杂情愫,有时自己图囵吞枣或寻踪觅迹,但总能听到写作者心灵呼吸声。东西这本《东西短篇小说自选集》录入作品经过十几年时光冲刷,其艺术光华历久弥新越发耀眼。东西的小说不娱人眼球,渗透出对人生事态的切肤体悟;他小说语言洗练精准老少皆宜,结构简洁利索,人物对话融入和延展了桂西北地域民间生活化词藻,生动耐看。他作品构思总让人意想不到,内容顺时代潮流而动,有益地扩展了我们眼界和思想,滋养了我们空寂颤抖的心灵。先锋意识在他选集里随着时间推移变得非常罕见了,叙事策略平易转变已不自觉地呈现,那种像魔术师帽子一样,先藏进一物(思想)后变出一物(故事),哪怕是一瞬间表现,却能把被自我和历史湮埋的秘密演绎出来,那种逍遥的魔力足以震撼我们时代脆弱敏感的心灵。

  相关链接:东西,男,1966年3月出生,现为广西民族大学驻校作家,广西文联副主席。中篇小说《没有语言的生活》获首届鲁迅文学奖中篇小说奖,根据该小说改编的电影《天上的恋人》获第十五届东京国际电影节“最佳艺术贡献奖”;长篇小说《耳光响亮》被改编成电影《姐姐词典》和20集电视连续剧《响亮》。

  作者:甘应鑫
  稿源:时评界
  编辑:时小川

更多

热门关键词:佳作 文学

  凡本网注明“来源:时评界”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作者和时评界共有,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时评界”。纸媒使用稿子,须告知本网站,由本网站提供作者联系方式,由纸媒支付稿酬。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时评界)”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方式:电话:15275837293 E-mail:spj@shipingjie.net QQ:1969838368
  时评界暂未实行稿件付费制。所有投稿的作者,本网均视为充分理解并接受此项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