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倾听民意 为民发声 开化民智

我要投稿
您的位置:首页 > 名家专栏 > 高连奎 > 列表

高连奎:简单化与极端化更危险

2013-09-26 15:03:49 www.chinaqi.net 来源:时评界 有0人发表了看法
[导读]  当前对中国影响最大的错误思想有两种,一种是极端化,一种是简单化,简单化比极端化对中国的危害更大。  极端化是受某些极端思想的影......
  当前对中国影响最大的错误思想有两种,一种是极端化,一种是简单化,简单化比极端化对中国的危害更大。
   极端化是受某些极端思想的影响,因为这些思想有一定的门槛,不一定所有人都知道,所以极端化只发生在知识分子中间,一般是少数知识分子间。极端化有很多,比如有人追求自由放任,有人追求多党普选,有人追求开放社会,有人信奉哈耶克主义,有人追求宗教普世等,这些极端思想在任何国家都有,这些人非要一试究竟才会死心,但现实往往不给他们试验的机会,因为多数派认为那样做会对整个社会造成灾难。
   而简单化,则不同,简单化看似抓住了真理,其实是片面的,因世界本身是复杂的,人为的对其进行简化,本身就是一种不科学的做法。当前最常见的简化化,也就是对中国影响最大的简单化就是左派的抓汉奸,和右派的反权贵,两者都看似抓住了中国的核心矛盾,其实也是似是而非。与极端主义不同,极端主义往往在高层知识分子中流行,而简单主义则在下层知识分子和普罗大众中具有更广泛的影响力。
  拿左派的抓汉奸来说,确实很多人做了对不住中国的事情,但这些“汉奸”却认为自己是在曲线救国,而右派天天拿权贵说事,但真正权贵的定义恐怕都不清楚。
  索罗斯是世界著名的极端分子,信奉开放社会理论,靠金融投资做到了富可敌国,早年认为社会主义是开放社会最大的敌人并且将自己大部分钱都投到了反社会运动中,但等社会主义消失后,才发现社会主义消失,开放社会也不能实现,开始社会的最大敌人不是左翼主张的大政府,而是右翼对人们的欺骗和人民的轻信。很多极端分子其实都和索罗斯一样,开始树立一个伟大目标,而结果目标实现了,其实与自己的理想相距很远。
   简单化和极端化都是正确而不科学,都是看到了事情的一点,曾有学者对正确和科学做了区分,指出系统地解决问题才叫做科学,不是系统的而是零碎的,就是正确的也不是科学的。极端化思想和简单化思想,从单方面似乎都是正确的,但放到系统中就行不通了,也就不科学。
   大家都学习过物理学,在不考虑摩擦力的情况下,只要给物体一个小小的推力,就可以永远不停的运动下去,而现实完全不是如此,很多物体即使给很大的力量都不可推动,即使推动了也不可能永动下去。
   我们要看到时代的局限性和人的局限性。中国在计划经济时代,曾掀起过轰轰烈烈的除四害运动,苍蝇,蚊子,老鼠,臭虫,被列为四害,但这些运动真的成功消灭四害了吗,基本上没什么作用,而真正消灭四害的是改革开放后生活方式的转变,农村到处都是水泥地,老鼠自然就没了踪影,夏天,天一热人们就开空调,苍蝇,蚊子,自然就逃离了,四害不用消灭,自然消失。 很多都要靠时代的进步解决,时代进步了,很多问题不管,也就自然消失了。时代没发展到那个程度,管也管不了。
   另外人也是有局限,不能某人上任,或是某党执政就所有问题都解决,不可能的,很多时候,人们都是热情有余,知识不足,因此陷入了极端化或是简单化看问题的错误,正常的改进意见是好的,是任何人都可以提的,但一竿子打翻一船人肯定是错误的。
  极端主义者以抱住极端思想不放,行个人之私欲,而不顾整体利益,而简单主义者以似是而非的绝对真理,忽悠大众,都是不可取的。而后者的危害更大,因此简单化比极端化影响的人更多,很多人,可能不懂什么民主,自由,也不懂所谓开放社会和国家安全,但这些人一个权贵,或是汉奸的说辞就可以让这些人不顾一切。
 
  作者:高连奎
  稿源:时评界
  编辑:洪小兵

更多

热门关键词:简单化 极端化 高连奎

  凡本网注明“来源:时评界”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作者和时评界共有,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时评界”。纸媒使用稿子,须告知本网站,由本网站提供作者联系方式,由纸媒支付稿酬。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时评界)”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方式:电话:0635-5038000 E-mail:spj@shipingjie.net QQ:1977992005
  时评界暂未实行稿件付费制。所有投稿的作者,本网均视为充分理解并接受此项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