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倾听民意 为民发声 开化民智

我要投稿
您的位置:首页 > 文体娱乐 > 列表

范德洲:"怪题、难题"的背后,究竟是什么鬼花样?

2013-01-26 07:37:15 www.chinaqi.net 来源:时评界 有0人发表了看法
[导读]  很久以来,我们都盼望着会有一个改观,能够还给孩子一个天真烂漫、乐于求知的时光,还给家庭一个放松快乐的港湾,还给学校一个充满朝气......
  “很久以来,我们都盼望着会有一个改观,能够还给孩子一个天真烂漫、乐于求知的时光,还给家庭一个放松快乐的港湾,还给学校一个充满朝气、五彩缤纷的校园,还给老师一个乐于坚守、贫贱不移的职业尊严。”内蒙古农大附中王葳老师在给记者的短信中如此写道。然而,当前应试教育的主要表现就是让学生们不停地做题,有很多孩子被“怪题、难题”搞得头晕眼花,身心疲惫,创新个性流失。一些承受能力不强的学生很容易产生厌学情绪,甚至有可能采取轻生的极端行为。(光明日报 1月25日) 
  “怪题、难题”的泛滥,表面上看,是命题者的无聊,其实,如果用“无聊”来解释这一现象,那只能说明,我们太幼稚了。在《光明日报》刊发这则报道之前的2012年12月11日,新浪网教育频道转载了荆楚网的题为《备战读书竞赛,与读书无关,却是为小升初》的报道。该报道表明,面对武汉市教科院举办的小学生读书竞赛决赛,多名老师感叹,“题目有点‘偏’和‘冷’,不知这些题与阅读有什么关系?”那么,武汉市教科院所举办的读书竞赛,给学生设置了什么样的题目呢?“‘芭蕉扇上的笔墨’,猜一泳坛明星”“堵车请司机开门,大嗓门武汉人会怎么叫?请写下来。”这样的题目,说成是文字游戏,可能更恰当些,事实也是如此,许多地方网站,都开设了类似本土方言大集合式的版块。这一切,与小学生的阅读,相去甚远。如此无厘头式的竞赛,为什么还会吸引数万名小学生参加呢? 显然,“市教科院举办”这一顶大由来头的帽子,让众多小学生以及他们的老师与家长,不敢掉以轻心。这一顶帽子,决定了这一场竞赛的“官方性质”,“近年来,武汉市小学生读书竞赛越来越‘热’,与小升初‘择校热’息息相关”,“自去年小学生‘走进数学王国’竞赛停办后,这一赛事成为小学里‘官办’的唯一学科类竞赛,因此有一定的‘含金量’”。武汉一所初中校长的寥寥数语,道出了个中三昧。原来,这样的竞赛,是与升学相挂钩,而那些获奖的证书,也就有可能成为“小升初”的筹码。
  明白了这一点,我们也就恍然大悟,命题人之所以如此“无聊”,其实,是他们想方设法在给学生的升学设置门槛。当传统的题目,已经无法区分这些孩子的“优秀”与“落后”时,“怪题”“难题”“偏题”与“冷题”,自然也就闪亮登场。说到底,还是“分数决定一切”所惹的祸。可以肯定地说,如果升学考试中,谁会做菜能够量化为试卷中的分数,那么,厨艺培训,必然火爆异常。
  但是,这样的火爆,让我们看到的,却是教育的苍白与悲凉。我们的素质教育的口号,已经喊了N年,但是,从幼儿园到大学,似乎根本没有什么本质的变化,恰恰相反,越是喊着减负,学生的负担,却是越重。“怪题”“难题”“偏题”与“冷题”,无疑就是压在学生身上的座座小山。
  “怪题”“难题”“偏题”与“冷题”的出现,是为了加分与淘汰,但是,教育的本质却是情感、态度、价值观的引导与培养。我们不反对解答题目,我们反对的是,那些没有任何教育功能的“怪题”“难题”“偏题”与“冷题”。这样的题目,已经是对教育的亵渎。而它所导致的后果,不仅是挫伤了孩子的学习积极性,抹杀了孩子的个性,更为严重的是,它迫使越来越多的孩子,在幼儿园阶段就开始逃离我们的教育,而远赴他国求学,这不能不让我们深思。

  作者:范德洲
  稿源:时评界
  编辑:时小川

更多

热门关键词:难题 背后 教育 范德洲

  凡本网注明“来源:时评界”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作者和时评界共有,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时评界”。纸媒使用稿子,须告知本网站,由本网站提供作者联系方式,由纸媒支付稿酬。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时评界)”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方式:电话:0635-5038000 E-mail:spj@shipingjie.net QQ:1977992005
  时评界暂未实行稿件付费制。所有投稿的作者,本网均视为充分理解并接受此项声明。